下载ag娱乐  - 首页

主页 > 两岸 > > 正文

寻车记 成都一木工师傅借助GPS追回被盗的电瓶车

2020-06-02 06:04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小偷用来剪断电动车线 辆电瓶车被盗后,他跟踪 GPS 追了半座成都城,最终寻回被盗电马儿。

  当第五辆电瓶车被盗后,46岁的木工师傅周发军16日晚上一夜无眠。因为心里堵得慌,17日凌晨4点他就爬起床。打开手机,电马儿雷达显示的地点还停留在锦江区琉璃东街附近的汽配厂宿舍区里,“我一定要把车子找回来!”他盯着手机屏幕,嘴里念叨着,开启了“侦探”模式。

  前一天下午1点多,周发军停在龙泉一建筑工地车棚的电马儿被盗了。根据手机显示的GPS路线,周发军、儿子、侄儿以及工友等几个人,追了大半个成都,直到晚上8点多,也没能找到丢失的电马儿。周发军说,唯一能确定的是,电马儿在琉璃东街停留了片刻后,车上GPS被剪了。不过他断定,车肯定就在那附近。

  有点不可思议的是,17日上午,周发军根据GPS平均距离确定中心、贼娃子一般会睡懒觉这两个特点,竟然在一个车棚里找回了电马儿。

  木工周发军是绵阳盐亭人,今年46岁。他靠着一辆电瓶车,一年四季穿梭于成都的各个建筑工地,哪儿有活路就往哪儿跑。居无定所,工作场所也不固定。

  16日,陪伴着周发军还不到半年的电瓶车,在龙泉“世梦城”建筑工地上被偷了。当天下午1点13分许,周发军下楼发现,早上停在车棚的电瓶车不翼而飞。这是他被盗的第五辆电瓶车。他打开手机GPS,惊奇地发现,地图上的黑点一直在移动。“有人偷走了我的电瓶车,一直往城里开。”

  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幕,周发军急得直跺脚。他拦下一辆出租车,沿着电马儿移动的路线分,电马儿经过城东客运站,上了经天路,很快就到了锦华路二段。眼看着距离手机屏幕上的黑点越来越远,周发军心里发慌,他不停地催促出租车司机开快点。

  随后,周发军叫来了儿子、侄儿和工友,4人一起跟着黑点移动的方向在后面追。

  心情记录:直发愣、失望、沮丧在GPS移动到东光小区和琉璃东街之间时,黑点在琉璃东街、万达锦华店、北顺街、净居寺南街一带来回绕行。坐在车上,周发军心里直发愣。

  4点20分,移动的黑点突然在琉璃路的一家棉胎直营店附近停下来,距离100米处是一家电瓶车电池专卖店。“黑点在两地不停地移动。”周发军又着急又高兴,在赶到前黑点没有移动的话,有可能当场“人车并获”。

  短短几分钟后,黑点又突然迅速移动了几百米,在位于锦江区琉璃路的五桂桥2号12栋、13栋之间,之后就一直停留在那里,再也没有移动过。而黑点也变成了蓝色。“糟了,GPS被剪了。”周发军陷入失望和沮丧中。

  心情记录:有点泄气、疲惫不堪此时,已是下午5点10分。周发军一行先后赶到了五桂桥3号,也就是黑点最后停留的位置,没想到,那里竟然是一个草坪。房子被拆后,还没有修建任何建筑。“GPS应该还在车上,只是剪断了线。”发现跑空后,周发军有点泄气。下载ag娱乐

  从发现电马儿停留,到赶到现场,间隔时间并不长,周发军猜测,电马儿应该就在附近。

  他和工友们在附近转了几圈,发现了一个电瓶车车棚。“我车丢了,要进去找。”周发军说,守车太婆不同意他进去找,他只好放弃。围绕着汽车专修厂附近找了好几圈,没有任何消息。疲惫不堪的周发军不得不暂时返回。

  心情记录:疲惫、辗转反侧、有点得意周发军回到家后,已经是晚上10点过。喝了碗稀饭,疲惫的他就上床了。

  17日凌晨4点,几乎一夜未睡的周发军爬起来了。他打开手机,GPS仍停留在昨晚的位置。“车应该还在那里。”

  借了个电瓶车,趁着夜色,周发军就从龙泉往琉璃东街赶。他又一次到了昨晚的车棚。

  这一次,守车的是位老大爷。“我车被偷了,GPS显示在你这里附近。”周发军自己也没想到,尽管车棚里密密麻麻地停满了电瓶车,他还是一眼就找到了自己被盗的那辆电瓶车。“这是我的,车箱里有扳手……”当着东光派出所民警的面,周发军用钥匙把电马儿开走了。

  周发军说,以前看过新闻,知道贼娃子一般会把偷来的车放在隐秘的位置,如果没有人跟踪,过几天后才会继续把车转移走。“凌晨四五点,贼娃子多半还在睡懒觉。”

  “二环路距离GPS437米,河边280米,南光厂宿舍区340米……”周发军说,17日早上,沿着GPS显示的位置,围着四周转了一圈,他发现黑点所在的中心位置就在当地一宿舍区车棚里。因此,他断定,车肯定就在前一晚他发现的那个车棚里。“果然不出所料”。

  周发军的判断被证明是正确的。谁也没想到,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木工,会根据刑事侦查中常用的中心定位法找回他头一天被盗的电瓶车。

  17日下午,记者走访了周发军找到电马儿停放的车棚,见到了事发当天的守车老人。她说,大概是16日4点过左右,一个中年男子骑着电瓶车来存车。

  该守车老人说,她清晰地记得,男子掏出100元交停车费。“1块钱停车费,我咋找得过来?”她说,男子说那到取车时再交,后来就没见过了。“身高1米7左右,不胖不瘦。”

  17日中午,在东光小区附近,记者见到了周发军。他穿着陈旧的衬衣,眼睛布满了血丝,一脸疲惫。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他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在街边买了两个最便宜的包子,趁着记者问话时,狼吞虎咽嚼了几口。

  记者:很多人车丢了,知道可能找不回来,都不再去找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找呢?

  周:“我不能让邪恶横行!车丢了就不要了,大家都是这样想的话,偷车的人会越来越多,贼娃子会越来越猖獗。”

  周:贼娃子没找到,我怎么高兴得起来?我已经丢过了4辆电马儿了,算上这一辆已经是5辆。2012年,在龙泉大面街道一个工地丢了一辆;几个月后,在华阳丢了一辆;2013年在南湖公园附近丢了一辆;在龙泉驿区人民医院又丢了一辆。买这辆车的时候,人家听说我丢了好几辆车,就建议我装GPS,我就装了。

  老人被撞伤5年后同一地点又被撞 撞人者是堂姐弟,五年里,在同一地点,广安一位六旬老人,先后出两次车祸,第一次被一辆面包车将腿部撞伤,行走只能靠轮椅;五年后,已经坐上轮椅的老人来到上次出事的地方,又被一辆电瓶车撞倒身受重伤。岳池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接到姚某的报警,民警蔡江湖、刘嘉迅速来到现场进行勘查,不一会儿,120救护车将何某接到医院抢救。

点击排行